贵宾登录

环球音乐在焦虑什么?

日期: 2022-02-24 13:29
html模版环球音乐在焦虑什么?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作者|董露茜、吴博雅,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环球音乐焦虑吗?我们先来看看环球音乐最近的动向。

三天前的新闻显示,环球音乐集团与“虚拟人科技公司”Genies达成了全球合作关系,为环球音乐旗下的艺人开发虚拟形象和他们的NFT虚拟装扮,将“音乐艺人带入元宇宙中”。

UMG与Genies将共同为艺人打造官方虚拟身份来接入Web 3.0及不断演进中的互联网形态,并为他们在元宇宙中提供持续性的虚拟存在以与粉丝互动。除了激活虚拟形象之外,UMG的艺术家们还可以发布专属的头像可穿戴设备,供粉丝收集和用来装备自己的头像。

此前,环球旗下的艺人Shawn Mendes和Justin Bieber等都曾用Genies制作自己的虚拟形象。但这已经不是Genies首次跟三大合作了,今年4月,Genies就与华纳音乐也达成了同样的合作协议。

11月1日,环球音乐集团旗下的次世代厂牌10:22PM 高调宣布推出了一支名为KINGSHIP的乐队,这四个成员不是真人,而是来源于四个NFT作品。新闻资料显示,次世代厂牌10:22PM将专门指导KINGSHIP开发和发布新音乐、NFT、基于社区的产品、活动和元宇宙体验,开启新一代艺术家、粉丝和社区的参与。

显然,传统音乐唱片公司正在积极拥抱虚拟身份的未来,下重金布局开启Web 3.0和虚拟经济的未来可能性。

从三大唱片公司最新一季的财报来看,虽然来自音乐流媒体的收入十分可观,但随着增速放缓,寻找下一个增长点,成为摆在三大面前的新课题。

第一,音乐流媒体的增速在放缓,这部分收入是否可持续增长成为一大疑问。

在2021年9月14日环球音乐发布的招股说明书中,其公开披露的风险显示,如果流媒体和订阅的采用率或收入增长速度未能达到或低于环球音乐集团的预期,环球音乐集团的业务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此外,环球音乐依靠流媒体发行和营销其音乐的合同条款的基础可能会发生变化、技术也会改变环球音乐的竞争力。

流媒体对环球音乐的影响从其财报也可窥见。2021年第一季度,环球音乐包括录制音乐、版权代理和其他业务在内的总收入同比增长了9.4%,达到18.1亿欧元(合22.0亿美元)。其中流媒体作为最大的收入来源,在三个月里为环球的录制音乐业务带来了10.1亿欧元(合12.3亿美元)收入,占该部门总收入的68%,同比增长19.6%。这个数字意味着,环球音乐从全球各大流媒体平台每天获得约1360万美元或每小时获得约56.8万美元的收入。

到第二季度,环球音乐总收入为20.22亿欧元(23.97亿美元),同比增长高达25.5%。其中,流媒体收入同比增长30%,达到11.2亿美元。因此环球音乐在招股书中明确表示,将把战略重点放在音乐流媒体的繁荣上,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提高版税收入和利润。

第二,面临反垄断调查与并购扩张的两难,市场占有率面临不断下滑的风险。

作为全球最大的音乐公司,相较于华纳和索尼,环球音乐在投资并购行为上会面临更大的监管压力。这两年,环球音乐整体采取了较为保守的内容投资策略,而KKR、黑石和Hipgnosis却在全世界开启了买买买模式,抢购经典曲库版权。

在新生音乐内容上,三大并不占优势。一方面,全球出现了一股独立音乐人浪潮,独立音乐市场份额越来越大。另一方面,流媒体平台已经成为新生内容最大的投资方,实际上正在替代唱片公司的核心功能,三大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如果不能在新增音乐版权中保持播放量地位,抓住年轻人,也许未来最大的唱片公司将不再是现在的三大而是平台。

如今,顶流歌手和细分领域类的TOP级音乐人倾向于单干,唱片公司的话语权被大大削弱。为了市场占有率,确保签下优质艺人,在现在的唱片合约中,唱片公司也不再如从前一样能够约定永久拥有录制音乐的版权,而是约定一定的年限后需要把权利还给艺人,且签约时的预付金费用还在逐年增长。

据11月17日《华尔街日报》报道,环球音乐集团正在修改其合同,以延长艺术家重新录制音乐的时间。环球音乐的应对之策会产生何种变化,在签约博弈中,对于那些刚起步的艺术家来说,是否还会考虑签约就值得商榷了,这是一个话语权和利益考量之下双方不断博弈的过程。

据Vivendi最新公布的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环球音乐在曲库收购和艺术家预付款上共花费了17.1亿美元。这一金额,比2019年的5.22亿美元支出高出了三倍多,其中3亿多美元收购Bob Dylan的歌曲版权。对于三大来说,拥抱新的社交媒体平台,签下有潜力的新音乐人,这些都需要“真金白银”的诚意。

下一波浪潮即将来临,如何通过投资和并购抓住下一张登船的船票?环球音乐也是动作不断,加快速度布局。

以下是小鹿角智库团队的解析,此为环球音乐篇:

反垄断与内容扩张压力:全球老大的难处

继华纳音乐上市之后,2021年,这个目前90多岁,在60多个国家拥有并经营业务的公司正式上市,开启下一个百年时代。

2021年9月21日,环球音乐集团(UMG,简称“环球音乐”)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交易所挂牌上市,开盘当天收盘价为25.1欧元,较18.5欧元的发行价上涨35.7%,市值突破450亿欧元,超过3400亿人民币。截至发稿,环球音乐股价为24.83欧元,市值达455.6亿欧元。

整个音乐行业都在关注这一行业巨头的新动作,但其潜在的风险也同样不可被忽略。环球音乐面临的风险之一,是环球音乐作为行业老大所承受的反垄断压力。

其实早在2012年,环球与索尼音乐瓜分百代唱片时,就已经面临了欧盟的反垄断调查。当时欧盟批准索尼、环球分别收购百代版权业务和唱片业务的条件,就是索尼承诺出售旗下4个畅销音乐曲库及12位知名歌手作品全球发行权,环球则承诺剥离掉百代唱片三分之一的全球业务。欧盟官员当时表示,这是为了保持数字音乐出版竞争态势、确保消费者选择权和文化多样性的必要选择。

反垄断作为规制音乐巨头无序扩张的手段,在中国也同样掀起了浪潮,腾讯音乐在今年也遭遇了大规模反垄断调查。而环球音乐作为全球最大的音乐资产公司,也被舆论不时批评,其涉嫌靠内容地位垄断的指控。

据知情人士透露,曾经四大唱片公司(含百代唱片)在国内的版权总价一年也不超过100万人民币,仅仅在七年时间国内版权费用上涨近千倍,甚至2016年去谈三大的时候报价是800万人民币,到2017年直接翻到了1.3亿人民币。在这种情况下,不仅引起了各音乐平台竞争者对于独家版权的不满,更有批评之声认为三大拿走了太多预付收入,而这些钱更应该放在支持本土音乐和独立音乐人的发展上,推动行业整体向前发展。

此次环球音乐上市之后,CEO Lucian Grainge在获得1.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9.7亿)奖金的同时,也被国会议员呼吁对环球音乐展开反垄断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10月26日,英国反垄断监管机构“竞争与市场管理局”(CMA)宣布,它将尽快对音乐流媒体进行市场研究,旨在扩大数字市场竞争,其中就涉及对三大涉垄断的调查,环球音乐压力最大。(回顾:三大涉垄断,CMA宣布调查流媒体音乐市场)

今年7月15日,英国议会数字、文化、媒体和体育委员会(DCMS)发布了关于流媒体平台调查的报告。报告中,委员会既明确表达了他们对大型音乐公司对流媒体经济的引导作用的担忧,“政府必须确信英国法律没有允许市场垄断的结果。这意味着独立厂牌必须得到支持,能够挑战大唱片公司的市场垄断地位,创作者在和音乐公司签订合约时,也必须能被确保有和后者拥有接近的谈判协商能力。”

在随后的消息中,CMA对三大的一些并购案开始介入调查。例如,9月16日消息显示,针对索尼音乐娱乐公司(SME)收购伦敦独立唱片公司AWAL交易,由于索尼拒绝剥离一些令人担忧的业务,现决定对该交易展开深入调查。今年年初,索尼音乐娱乐公司与Kobalt音乐集团达成一项协议,从其手中收购AWAL。

环球音乐面临的风险之二是这两年在财务策略上收紧了内容投资,而市场对环球音乐落后于竞争对手的动作产生了担心。

回顾近20年的音乐产业发展,伴随着告别旧格局,迎来流媒体逐渐崛起的时代,原先的六大唱片公司逐步兼并为三大,以正版、付费为基础的流媒体平台出现,版权的重要程度进一步提升,唱片公司也变成“贸易公司”,在流媒体中获得了可观的收入。

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环球音乐占有超过25%的全球音乐市场份额,拥有全世界最大的音乐内容库。

最近两年,为了扩充艺人池,环球音乐不仅与Hybe携手推出新男团,也将拥有全球流量的BTS纳入旗下,并且环球旗下的“10:22PM”厂牌——被称之为“第三代互联网厂牌,最近推出了第一支元宇宙乐队KINGSHIP。

 

2020年12月,环球音乐版权又收购了Bob Dylan的全部歌曲的词曲版权,这笔版权收购协议涵盖了Bob Dylan至今60年职业生涯中共600余首音乐作品,从1962年具有文化里程碑意义的美国民权反战运动圣歌《Blowin’ In The Wind》,到反思肯尼迪总统遇刺的史诗级作品《Murder Most Foul》均在其中,而这也是环球音乐历史上最大的一笔词曲版权收购。

相较于KKR、黑石及Hipgnosis Songs Fund(HSF)等PE在全球大肆扫货,并购经典曲库,环球音乐采取了较为保守的投资并购策略。从过往音乐财经对版权并购交易的观察亦可看出,这些年来,音乐版权交易的主力逐渐告别了三大,越来越多新兴的资金涌入,无论是募资设立的专注于音乐版权投资的基金,还是成熟的私募股权基金,都在大手笔买入曲库,版权交易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

也因此,有投资者担忧,如果环球音乐在内容方面的动作保守,在竞争对手加速扩张的阶段,未来可能环球音乐世界第一大内容库的地位将不保。

全球扩张业务,重启中国增长

如上图所示,环球音乐的全球化扩张态度十分积极。

在厂牌扩张方面,环球音乐在全球推出了维珍音乐厂牌和艺人服务部门,分别在墨西哥、西班牙、美国洛杉矶和迈阿密、巴西、塞尔维亚等地开展拉丁音乐业务;环球音乐在阿拉伯建立分公司,向全世界的观众介绍中东和北非(MENA)地区的音乐人和音乐文化,由The Weeknd的经纪人Wassim“ SAL” Slaiby领导;环球音乐印度公司推出新厂牌VYRL Punjabi;环球音乐与Anderson .Paak合作推出了新厂牌APESHIT INC.。

在与外部企业合作方面,环球音乐不仅与TikTok、Triller、Snap、Lomotif等社交平台达成合作,还与健身行业的Liteboxer、冥想助眠APP Calm、健身APP Equinox+也达成合作;其他与环球音乐建立合作关系的企业还包括儿童电视剧及儿歌品牌Moonbug、数字治疗公司MedRhythms、独立音乐公司PIAS和The Core Entertainment等。

而且环球音乐还成为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创作者服务部(WIPO for Creators)的首家企业赞助商,为WIPO提供特定资金,帮助其“Creators Platform”平台制作相关内容的视频。

为了更加完善世界版图,环球音乐版权代理集团在以色利开设办事处UMPG Israel,将专注于签约和发展以色列本地音乐人、寻求商业伙伴关系和新技术机会等。拥有20年音乐业务经验的Itamar Shafrir已被任命为UMPG Israel的音乐发行和制作总经理。

△ Itamar Shafrir

在大中华地区,今年“吴向飞版权事件”暴露出环球音乐版权在词曲代理上存在的混乱现状,品牌陷入信任危机。

今年6月16日,作词人吴向飞发文称,台湾环球音乐版权公司环球音乐未经自己允许,长期私自以著作权管理者身份授权诸多单位使用以上11首音乐作品,严重侵害其著作权,给自己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

对于环球的先称吴向飞资料不全无法支付版权,后而改口合约丢失的行为,吴向飞发文表示总要有人捅破(版权)这层纸的,博天堂手机版app官网,那就自己来吧。此外,他还在微博长文中透露,这已经不是环球第一次出现版权混乱问题了,音乐人张亚东也在环球遭遇过作品私自被授权他人使用并收钱的问题。

不过,台湾地区办公室的危机事件并未波及内地,但在词曲管理上是否存在混乱,需要环球音乐版权内部自查。这两年,环球音乐版权(UMPG)正加速扩张其在内地的词曲代理业务。

2020年5月,方舟被任命为第一位中国区董事总经理,在北京新总部开发UMPG中国市场,监管其业务战略,推动中国地区曲库的增长,方舟还将领导环球音乐版权代理公司香港部门。

今年10月,环球音乐版权上海公司宣布落户静安区800秀文化创意园。与此同时,UMPG中国还推出了“UMPG Window”中国版,此系统支持电脑或移动设备使用,提供透明且简单易用的版税信息查询服务,以及实时数据分析与可视化呈现。

在厂牌扩张方面,2020年环球音乐在内地首先瞄准了影视音乐市场。

2020年8月,环球音乐宣布推出合资厂牌魔音缪斯(Magic Muses),专注于电影原声音乐的制作发行。据公开资料显示,魔音缪斯的创始人兼CEO侯凯文曾于2005年创办时光网,并带领时光网成长为领先的电影营销、电商服务综合平台。但由于合作方北京文化的原因,魔音缪斯已经很久没有新的消息。

对于一家合资OST厂牌来说,环球音乐其实没有必要和具体某一家电影公司达成如此深度的利益捆绑。因为电影公司与OST制作方是属于“甲方-乙方”的关系,其他电影公司可能会顾忌这家合资厂牌的股东关系,而另寻合适的OST合作方,环球音乐完全可以靠自己就能做一家OST厂牌服务全行业。

虽然在厂牌扩张方面,被合作方拖累的魔音缪斯进展不佳,但环球音乐厂牌在内地的业务扩张还在加速。2021年8月16日,环球音乐集团在内地宣布了运营架构的重大调整,将从过去15年来单一的品牌运营模式,转型推出“多厂牌运营战略”。

在全新的运营架构下,各厂牌独立运营,分别组建A&R和市场营销团队。随后,环球音乐中国率先启动运营的四大厂牌除了环球音乐中国(Universal Music China)外,还有首次在美国之外建立国际分支的Republic唱片(Republic Records China),以及经典重启的宝丽金唱片(PolyGram Records China)和EMI唱片(EMI Records China)。

四位厂牌主理人分别由环球音乐中国公司董事总经理吴佳伦、资深音乐制作人/唱片行业资深操盘手闻震、环球音乐中国香港董事总经理黄剑涛和环球音乐中国台湾公司董事总经理叶玫君担任,他们均向环球音乐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张松辉汇报工作。

在新的战略下,环球音乐中国四大厂牌的主要任务为挖掘和扶持中国新生代的本土音乐人才。

为什么是新生代?其实,作为全球最大的唱片公司,环球音乐也不得不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尽管拥有一个庞大的音乐曲库,但环球依然要面临经典音乐曲库运营和焕发新生的问题。毕竟,每一代年轻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这个时代的曲库。

在告别独家版权时代之后,环球音乐将加大对本土艺人和音乐内容的发掘、打造和推广,也是为了应对独立音乐人崛起的大浪潮下,三大对音乐人的吸引力逐渐减弱的客观现实,环球也不得不面对市占率和影响力逐渐下滑的客观现实。

从整个行业来看,独家版权解除后,大唱片公司面临激烈的市场占有率的竞争。

当独家版权不再成为平台的核心竞争优势,自主掌握的优质内容和音乐人便成为了各家差异化竞争的主要策略。因此,在各大平台的扶持下,独立音乐人快速崛起。与此同时,随着《新著作权法》将在2021年6月1日起施行,版权保护覆盖面和侵权赔偿金额方面的完善,音乐人对大型音乐公司的依赖也逐渐变小。

全球独立音乐浪潮势不可挡,网生代音乐人不再受困于设备、录音环境、唱片投资的起步资金,到处都是资源。随着社交媒体越来越发达,三大唱片公司对音乐人的吸引力和影响力都在下降。

如何面对未来?这已成为环球音乐上市之后的课题。

相关的主题文章: